廣告
首頁   >    國內   >    正文

弘成立業:客戶十余年無新增 持續盈利能力遭遇“攔路虎”

來源:金證研 2019-06-28 17:55:29

從美國退市后,ChinaEdu Corporation(以下簡稱“弘成教育”)通過系列重組,將下屬的所有從事網絡高等學歷教育服務業務和校外學習中心服務業務的實體,納入北京弘成立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弘成立業”),而弘成立業將成為此番“轉戰”A股的上市主體。

  外匯天眼APP訊 : 從美國退市后,ChinaEdu Corporation(以下簡稱“弘成教育”)通過系列重組,將下屬的所有從事網絡高等學歷教育服務業務和校外學習中心服務業務的實體,納入北京弘成立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弘成立業”),而弘成立業將成為此番“轉戰”A股的上市主體。

  身為網絡高等學歷教育信息化綜合服務供應商,弘成立業聲稱,目前國內A 股市場上沒有與其主營業務直接可比的上市公司。

  而近幾年,弘成立業的業績表現不盡如人意,且作為其業主營業務之一,網絡高等學歷教育服務業務的客戶數量十余年來“原地踏步”。此外,再加上國家頒布了針對高等學歷繼續教育的政策,與弘成立業合作的高校招生或受限,弘成立業未來可持續盈利能力或備受考驗。

  業績表現“平平” 旗下公司近半數“拖后腿”

  自1999年以來,弘成立業已在網絡高等學歷教育領域“打滾”了約20年。而反觀其身后,近幾年來,弘成立業的業績表現卻不盡如人意。

  2015-2018年,弘成立業營業收入分別為4.44億元、4.43億元、5.5億元、6.17億元,2016-2018年分別同比增長-0.38%、24.28%、12.17%。同期凈利潤分別為0.96億元、1.23億元、1.24億元、1.5億元,2016-2018年分別同比增長27.8%、1.36%、20.97%。

  2015-2018年,弘成立業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坐“過山車”。而《金證研》滬深資本組注意到,弘成立業旗下子公司的業績表現似乎也并不理想。

  截至2019年5月30日,弘成立業旗下共有 16 家控股子公司,9 家參股公司。其中,7家控股子公司、4家參股公司存在不同程度上的虧損,呈“拖油瓶”之勢。

  招股書顯示,7家“虧損”控股子公司分別為北京弘成學苑科技發展有限公司、重慶法弘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杭州弘成教育培訓服務有限公司、西安弘成教育軟件科技有限公司、福建弘成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北京中林弘成科技有限公司、南寧弘成學苑科技發展有限公司,2018年凈利潤分別為-443.84萬元、-95.46萬元、-41.67萬元、-39.22萬元、-24.84萬元、-20.44 萬元、-0.36萬元。4家“虧損”參股公司分別為北京世通美嘉教育咨詢有限公司、北京恩躍時代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上海信數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福州閩大新邦軟件開發有限公司,2018年凈利潤分別為-6,066.53萬元、-695.51萬元、-691.94萬元、-385.67萬元。

  與此同時,弘成立業的參股公司西 藏三體教育服務有限公司、西 藏通才教育服務有限公司正在辦理注銷。

  另外,2008年,弘成立業參股公司上海師弘網絡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凈利潤為53.92萬元,控股子公司北京明道苑科技有限公司、廈門金海峽人才服務有限公司凈利潤分別為20.16萬元、31.3萬元。這3家公司雖盈利,但凈利潤金額較少,其盈利能力或存疑。

  旗下近半數公司“拖后腿”,弘成立業是否盲目擴張“打腫臉充胖子”?還是其經營管理能力不足?而這些虧損的公司,未來是否將拖累弘成立業的業績,我們不得而知。

  客戶數量十余年無新增? 持續盈利能力遭遇“攔路虎”

  除了業績表現不佳外,弘成立業的可持續盈利能力存疑的問題,同樣值得我們關注。

  據招股書,弘成立業主營業務是為國內高等院校開展網絡高等學歷教育提供綜合服務,主要包括網絡高等學歷教育服務、校外學習中心服務等。

  其中,2016-2018年,網絡高等學歷教育服務業務收入分別為32,636.7萬元、39,531.4萬元、41,718.66萬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分別為74.15%、72.19%、67.79%;校外學習中心服務業務收入分別為8,674.56萬元、13,082.25萬元、14,837.86萬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分別為19.71%、23.89%、24.11%。

  值得注意的是,作為弘成立業主營業務收入的最主要來源,網絡高等學歷教育服務業務的客戶數量“原地踏步”,或存在客戶難以拓展的問題。

  據弘成教育2007年納斯達克上市招股書,2007年,弘成教育網絡高等學歷教育服務業務客戶共有9個,分別為北京語言大學、中國人民大學、中國農業大學、東北財經大學、南京大學、華東理工大學、江南大學、蘭州大學、重慶大學。除了上述9所高校,弘成教育目前還與2所大學建立合作關系,而這2所大學正在等待監管層批準開展網絡高等學歷教育。

  而弘成立業提交的招股書顯示,截至2019年5月30日,弘成立業網絡高等學歷教育服務合作高校仍然只有上述提及的9所高校。

  從2007年到2019年,歷時近12年,弘成立業網絡高等學歷教育服務業務卻沒能開拓新的客戶,看似依舊在“吃老本”。

  在客戶拓展或無望的情形下,影響弘成立業網絡高等學歷教育服務業務的收入,或關鍵在于現已合作高校網絡教育在校生規模。而在招股書中,弘成立業也提到,影響公司營業收入的主要因素為與公司合作的高等院校開展網絡高等學歷教育的招生等情況。

  據教職成〔2016〕7號文件,自2018年起,普通本科高校、高等職業學校須在本校已開設的全日制教育本、專科專業范圍內設置高等學歷繼續教育本、專科專業。這一政策實施后,普通高等學校將不再舉辦本校全日制教育專業范圍外的學歷繼續教育;沒有舉辦全日制專科層次教育的普通本科高校,不再舉辦專科層次的學歷繼續教育。

  據學信網的數據,目前,與弘成立業網絡高等學歷教育服務業務合作的9所高校,均為全日制本科院校,學歷層次無專科學歷。但是上述9所合作高校網絡高等學歷教育方面的辦學層次卻包括高起專、專升本、高起本。其中,2016-2018年,弘成立業高起專辦學層次的收入分別為59,107.03萬元、83,828.09萬元、76,956.44萬元,占網絡高等學歷教育服務業務各高校學費總收入的比重分別為54.12%、57.39%、53.21%。

  依據上述教職成〔2016〕7號文件的規定,與弘成立業合作的9所高校舉辦高起專層次的學歷繼續教育或將被叫停,進而,弘成立業網絡高等學歷教育服務業務的收入或將受“重挫”。

  針對做好高等學歷繼續教育的工作,教育部還下達了另外兩條相關的通知。

  據教職成廳函〔2017〕28號文件,普通本科高校對于本校正在舉辦的高等學歷繼續教育專科層次特色優勢專業,若其屬于本校已開設的全日制教育本科專業范圍內,可以結合學校辦學定位、服務面向、專業布局,經省級教育行政部門統籌后,在一定時期內予以保留。

  據教職成司函〔2019〕7號文件,普通本科高校應聚焦主業,集中力量辦好高等學歷繼續教育本科專業,并逐步減少專科專業數量,合理控制招生規模和本、專科學生比例。

  由上述三份政策通知的內容看,盡管期間針對部分人才需求,允許沒有舉辦全日制專科層次教育的普通本科高校,在一定時期內可以舉辦專科層次的學歷繼續教育。但值得注意的是,沒有舉辦全日制專科層次教育的普通本科高校,不再舉辦專科層次的學歷繼續教育,或是未來發展趨勢。而對于弘成立業來說,其專科學歷層次的招生或將大幅“縮水”,未來或將面臨業績下滑的風險。

  據招股書,2016-2019年,與弘成立業合作高校高起專的春季招生規模分別為46,473人、70,011人、56,104人、37,519人,2017-2019年同比增長分別為50.65%、-19.86%、-33.13%。

  或上述政策通知的的影響,弘成立業合作高校高起專的春季招生規模,自2018年起開始走“下坡路”。

  值得一提的是,2016-2018年,弘成立業校外學習中心服務收入前五大客戶分別為北京外國語大學、電子科技大學、廈門大學、北京語言大學、華南師范大學,這五大客戶的貢獻的收入合計占校外學習中心服務收入的比重分別為58.97%、64.82%、63.04%。而上述5所高校中,均為全日制普通本科院校,其中,只有華南師范大學有舉辦全日制高職(專科)層次教育。也就是說,其校外學習中心服務業務或因專科招生的限制,其業績存在“滑坡”的風險。

  網絡高等學歷教育服務業務作為弘成立業主營業務的收入來源之一,其客戶數量十余年“一成不變”,現專科學歷層次的繼續教育又遭政策“攔截”,此番能否成功“轉戰”A股成功?仍有待市場的驗證。

【免責聲明】中金網發布此信息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網站立場無關。中金網不保證該信息的準確性、真實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多乐彩任选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