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首頁   >    行業   >    正文

暴風集團凈資產負6億元 昔日“妖股” 深陷退市危機

2019-11-04 17:49:47

上市以來,暴風集團先后在不同的領域布局,發展了VR、體育、影業、TV、游戲等數十項業務。然而,經歷了一段高光時刻的暴風集團接連受挫。

  外匯天眼APP訊 : 遙想當年,暴風集團曾是A股市場赫赫有名的明星“妖股”。2015年3月24日,暴風集團在深交所創業板上市,作為PC時代的播放器巨頭,其備受資金追捧,并創下上市40個交易日拿下36個漲停板,總市值最高一度超過400億元的神話記錄,一時間,暴風集團風光無量。

  上市以來,暴風集團先后在不同的領域布局,發展了VR、體育、影業、TV、游戲等數十項業務。然而,經歷了一段高光時刻的暴風集團接連受挫。

timg

  隨著版權環境的不斷完善,優酷、愛奇藝、騰訊視頻等以重金購入版權、甚至自制節目的視頻網站逐漸雄起,暴風影音的競爭優勢不復從前;備受追捧的VR行業逐漸降溫,暴風魔鏡業務預冷無法持續盈利;搶占人工智能先機的暴風TV處于連年虧損的狀態;而其他業務也并未獲得預期的發展。

  前三季度營收下滑九成

  

timg

  10月30日,暴風集團發布2019年第三季度業績報告顯示,2019年前三季度,暴風集團的營業收入為9360萬元,同比下滑90.95%;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6.50億元,同比下滑184.50%;貨幣資金僅剩331.71萬元。

  其中,2019年第三季度,暴風集團的營業收入僅為1000萬元,同比下滑90.95%;凈利潤為-3.86億元,同比減少215.76%。而在此前的業績預告中,暴風集團預計第三季度將盈利1.08億至1.13億元,與實際業績差距較大。

  此外,暴風集團計提資產減值準備達3.61億元,包括應收賬款壞賬準備1.96億元、商譽減值準備1.35億元、長期股權投資減值準備0.30億元。與此同時,因新增大額訴訟,公司前三季度的營業外支出達5.24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5472.71%;因喪失深圳暴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暴風智能)的控制權而獲得投資收益2.79億元。

  暴風智能的主要業務是暴風互聯網電視,曾被暴風集團寄予厚望的項目。但在互聯網電視品牌整體遭遇寒潮的背景下,暴風智能近年來虧損嚴重。據2018年年報和2019年中報顯示,暴風智能2018年度、2019年上半年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虧損分別為11.91億元、0.87億元。

  那么,失去了巨額虧損的暴風智能,暴風集團就高枕無憂了嗎?恐怕未必。作為暴風集團的核心業務板塊之一,暴風智能2018年度、2019年上半年分別貢獻了9.38億元、0.49億元的營收,分別占總營收的83.23%、58.33%。失去暴風智能似乎也意味著失去了大部分的核心資產和收入來源,按照目前的經營狀況來看,暴風集團想要扭轉不利局面恐怕難度較高。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9月底,暴風集團的總資產僅為3.60億元,較上年末的12.42億元減少了71.05%;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資產為-6.33億元,而據其預測,2019年全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也有為負的風險。

  據《深圳證券交易所創業板股票上市規則》的相關規定,“最近一個年度的財務會計報告顯示當年年末經審計凈資產為負,深圳證券交易所可以決定暫停其股票上市”。也就是說。若暴風集團經審計后2019年年末的凈資產為負,那么深交所可能暫停公司股票上市。

  危機風波持續不斷

  除凈利大幅下滑外、公司面臨退市風險外,暴風集團多位高管也在三季報發布的同日宣布離職。

  10月30日公告顯示,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董事會收到公司副總經理張鵬宇、首席財務官張麗娜、證券事務代表于兆輝的書面辭職報告,三者的職務原定任期屆滿日均為2020年12月13日。離職后,張鵬宇不再擔任公司高級管理人員,但仍擔任影音產品負責人的職務,張麗娜和于兆輝則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

timg.jpg

  事實上,高管離職對于暴風集團來說已經不是新鮮事了。查閱此前的公告,自2018年以來,公司已有包括公司董事在內的數十位高管離職,而公司法定代表人馮鑫也因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職務侵占罪,于9月2日被上海市靜安區檢察院批準逮捕,暴風集團形象遭到重創。

  除已被批準逮捕的馮鑫外,暴風集團的高級管理人員已全部辭職。深交所創業板公司管理部10月31日下發關注函,要求暴風集團盡快聘任相關高級管理人員, 確保公司經營穩定,能夠及時地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此外,暴風集團此前還收到來自深交所針對半年報的問詢函。10月14日,深交所針對暴風集團的商譽減值、負債情況計提壞賬準備等提出疑問,共涉及12個問題。其中,包括對暴風智能、暴風魔娛,以及暴風金融等情況重點發問。截至目前,暴風集團并未就深交所相關問詢進行回復。

  在此之前,暴風集團也風波不斷。9月4日,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公司收到證監會《調查通知書》。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證監會決定對其進行立案調查。9月16日,深交所作出決定,對公司及馮鑫給予公開譴責的處分。根據相關規定,最近十二個月內受到證券交易所的公開譴責,不得發行證券。

  與此同時,2019年以來,暴風集團已經陸續發布了8次關于股票存在被暫停上市風險的提示性公告。公告顯示,近期公司經營狀況發生重大不利變化,資金緊張,難以維持公司正常運轉;主營業務收入急劇下滑,應收賬款回收困難,經營發展受到嚴重制約。企查查數據顯示,暴風集團自身風險高達1714條,關聯風險達860條,其中包括被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企業等。

  昔日風光無限的暴風集團如今卷入退市風暴。

【免責聲明】中金網發布此信息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網站立場無關。中金網不保證該信息的準確性、真實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廣告
多乐彩任选七 大地棋牌官方下载苹果 广东麻将规则怎么算胡 捕鱼大师下载安装 微乐家乡棋牌下载 浙江体彩6十1基本走势图果 福建11选5中奖窍门 四川麻将带幺九图片 台湾宾果28在线预测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凡乐湖北麻将安卓 吉祥麻将吉林市小鸡飞蛋 快3二同号中奖多少钱 澳洲幸运5在线计划 福建11选五中奖金额 快乐8平台能提现吗 甘肃快3号开奖结果查询